日期小说网 www.riqizhang.com

娱乐退休后我在路边卖咖啡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《娱乐退休后我在路边卖咖啡》精彩小说

火爆小说娱乐:退休后,我在街头卖咖啡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,这本小说的作者浮浮浮云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,主角是云然云依依。主要讲述了:

“云然,我们分手吧。”

“为什么!?”

“你配不上我的。”

“我配不上你!?我哪里做错了?那件几千块钱的连衣裙也买给你了啊!”

“我知道你对我好,可是区区一件裙子你都要献血去攒钱,那以后…

《娱乐退休后我在路边卖咖啡》精彩章节试读

点击阅读全文

“云然,我们分手吧。”

“为什么!?”

“你配不上我的。”

“我配不上你!?我哪里做错了?那件几千块钱的连衣裙也买给你了啊!”

“我知道你对我好,可是区区一件裙子你都要献血去攒钱,那以后怎么办?总不能让我跟你一起吃苦吧?”

这是一间15平左右的卧室,房间很干净,但因为物品随意摆放的缘故又显得有些杂乱。

进门左边是张1.8米的双人床,从卷成一团的被子可以看出主人起床时的奔放和起床后的懒散。

右边是嵌入墙体的衣柜和宽大的电脑桌。

桌上随意摆放着一台电脑、两只手柄,三包纸巾......别误会,纸巾是用来干正经事的。

云然,身高1米八,年龄21岁,长相阳光帅气,但此时脸上胡子拉碴的样子实在一言难尽......

一身运动服的他正无力地靠在桌边,脸上带着7分悲哀,3分绝望。

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约莫20岁的美丽少女。

女孩身高大约有1米七,一身纯白色宽松睡裙遮掩不住高挑纤细的完美身材。

修长的双腿匀称笔直,睡裙只遮住了膝盖,裸露在外的小腿洁白娇嫩。

乌黑长发滑过白皙的脖颈垂落在胸前,甜美圆润的鹅蛋脸,挺直的鼻梁,灵动的双眸,红润的嘴唇,眉目如画。

然而这个美少女正冷冷看着他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说话的语气还有点不耐烦:

“请你以后别再来打扰我!”

“依依,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?我一定能挣大钱的,你相信我!”云然拉住女孩的手臂苦苦哀求。

眼前这个女孩已经陪伴了自己20年,他实在不知道如果失去对方会怎样......自己怕是会生不如死吧。

“给你机会?那谁给我机会呢?云然我告诉你,从今以后咱俩断绝关系!”

女孩的声音逐渐加大,她扒开云然的手就要往外走去。

“依依,我不信你会为了钱离开我!求求你和我说实话好不好?”

“你放开我!”

“好,要听实话对吧?你昨天干嘛去了?”女孩见挣脱不开,便也不再勉强。

云然听到这话却是微微一愣,难道是因为那件事?

“我,我昨天没干什么啊?”

“啪!”

女孩直接狠狠地拍了下衣柜,大声吼道:“没干什么?你现在还在狡辩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着我找小三!”

云然大吃一惊,他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知道这件事。

“你听谁说的?”

“冉冉亲口跟我讲的!云然你无话可说了吧?你就是个渣男!”

云然面色惨白,事到如今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

“呜呜呜......云然你个王八蛋!”

女孩哭得梨花带雨,一边哭还一边锤柜子,动静闹得很大。

然而就在这个时候......

“砰!”

房门猛地被推开。

一个45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正满脸寒霜地站在门口,她穿着米黄色睡衣,外边还套了一件灰色围裙,看样子刚从厨房出来。

可怕的是,这个女人右手拖着一把鸡毛掸子、左手拎着一把衣架,看上去杀气腾腾。

“还有完没完啊?”

“要闹到什么时候?”

“知道你们声音有多大吗?”

死亡凝视配上质问三连,吓得屋里两人瑟瑟发抖。

“整天就知道吵吵吵,就没见过哪对兄妹跟你们一样!看冉冉多乖巧,就不能学着点?”

妇女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,和屋里女孩长得一模一样的云冉冉正抱着一片大西瓜在啃,名副其实的吃瓜群众。

看到哥哥姐姐正恶狠狠盯着她后,云冉冉身体一僵,小脑袋又慢慢地缩了回去。

“看什么看!刚谁带头的?”

“他!”

“她!”

屋里两人抬起手互相指着对方。

“我再问一遍!谁....带....头....的!”

“他!”

“她!”

妇女瞬间火冒三丈,鸡毛掸子一挥,走进房间对着二人命令道:

“都给我转过去!”

两人颤巍巍地转身。

“啪!啪!”

“啪!啪!啪!”

嘶......云然痛得眼泪都差点掉出来,他很生气,不是因为母亲打自己,而是......

“妈,为什么打我三下,依依就两下?这不公平,你这叫重男轻女!”

一旁的云依依直接侧头怒视,朝着他龇牙咧嘴,想露出凶狠的表情,却怎么看怎么可爱。

“啪!”

“哎呦......”

云然屁股又挨了一下。

“你这当哥的整天就知道陪你妹妹瞎胡闹!这么喜欢演戏当初怎么没去戏剧学院啊!”老妈的声音犹如河东狮吼。

云然瞬间老实,谄媚地赔笑低头。

等老妈走出房门后,云依依一脸得意洋洋望着他,挑了挑眉毛,这才扭动着小蛮腰,“哒哒哒”踩着拖鞋走出去。

云然这个气啊,好想给她的屁股来上一脚。

但想到刚才打闹的情景,他脸上又逐渐浮现出幸福的笑容。

虽然很难以置信,但他其实是个穿越者,从地球穿越到现在这个平行时空。

上辈子在考上一个偏僻县镇的公务员后,便过起了混吃等死的社畜生活,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在宿舍玩游戏。

至于加班?

不存在的。

只要我无欲无求,我就是领导他爹。

不求上进的云然在单位过得很是滋润,本以为一辈子就这样了,却没想到意外悄然降临。

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,云然为了救一个过马路的小男孩被大卡车撞晕在路上,身受重伤。

如果能马上叫救护车的话,他是能活下来的。

可是呢......车子跑了,小孩走了。

所以他死了。

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,但云然也没觉得有多大遗憾,从小孤儿院长大的他又没有亲人,临走时孑然一身,潇潇洒洒。

工作赚的钱要么捐给孤儿院,要么砸进游戏里。

总而言之,该享受的都享受过,除了一直是个手艺人之外,真没其他遗憾可言。

死后眼睛一闭一睁,就来到了这个和地球有点不一样的世界。

这个新的世界叫蓝星,现在住的地方是龙国燕京州,一个上辈子从来不敢想象的地方。

有意思的是,这个世界的龙国行政机构虽然在职权方面和上辈子几乎一样,但叫法上采用了三省六部制的称呼。

地名也都是以州(省)、郡(市)、县、乡划分。

当年云然醒来后发现是在一个车祸现场,他在这个世界的亲生父母已经被撞身亡,而自己是个三岁的孩子。

逐渐长大后,云然发现自己的亲生爷爷和现在的爷爷、外公是战争年代的铁三角。

几个家庭之间几乎不分你我,可惜当年亲生爷爷在1979年的那场战争中不幸身亡,早已不在人世。

亲生父母又去世后,只剩云然一个幼苗。

两个家庭决定把云然当成亲生子女抚养,希望他能和普通孩子一样幸福长大。

当然,真实情况将会在大学毕业后透露,因为他们不可能去侵吞云然亲生父母留下来的家产。

由于这个原因,云然现在的户口本还是单独的,只不过暂时由他们保管。

云然倒是不在意什么家产,他更渴望拥有一个家庭,渴望有人关心的感觉......

上辈子是孤儿,这辈子有老爸老妈、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,甚至还有两个超级漂亮可爱的妹妹......这种生活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。

家里对他视如己出,一视同仁,没有宠溺,没有偏袒......总而言之,该打就打,该骂就骂。

云然很喜欢这种感觉,这让他觉得很温馨。

和众多穿越者一样,云然刚来到这个世界就绑定了一个艺术家系统。

只是......

这垃圾系统差点没把他坑死。

2003年1月1日。

刚穿越到蓝星的云然被人从车祸中救出,在送去医院的时候,他脑海里出现了一道声音。

【你好宿主,艺术家系统已经绑定,请问是否进行新手任务?】

当时的云然脑袋有些昏昏沉沉,下意识答应了声:“进行。”

【即将进行新手任务,请选择任务难度:简单、普通、困难、史诗、传奇。】

【提示:新手任务关系到宿主以后的发展上限,推荐宿主选择传奇级难度。】

“传奇?”因为很困,所以他只听到了后面几个字。

【新手任务已开启,任务难度:传奇。】

【任务标题:学习使人快乐】

【任务内容:1.各项声乐技能达到熟练级;2.熟练掌握各项乐器,包括但不限于笛子、古筝、二胡、唢呐、箫、扬琴、琵琶、钢琴、吉他、萨克斯......】

【任务期限:无】

【任务形式:在夜晚睡眠时将强制进入虚拟梦境训练,梦境拥有特殊效果,可显著提升宿主音乐天赋】

【任务奖励:宿主最熟练的两项乐器技能提升到大师级(技能等级可分为入门级、熟练级、精通级、大师级、传奇级)】

【重要提示:这个世界的历史和地球相似度达90%,文娱作品相似度5%,请宿主认真学习,本系统将帮助你成为蓝星史上最伟大的艺术家】

......

如果那天能重新选择的话,云然肯定不会搭理这垃圾系统。

别人的新手任务都是白给,自己呢?

14年!

他妈的一个新手任务做了14年!

鬼知道云然是怎么熬下来的......

别人晚上睡觉,他在梦里学习乐器......

别人白天上课,他也在上课......和别人不一样,云然是趴着上课,没办法,实在是太特么的困了。

倒不是因为身体受不了,只是不断地学习让他想吐,上辈子也就罢了,穿越后还得来一次,这谁扛得住啊?

直到2017年,高考分数出来的第二天,云然终于把新手任务做完了。

那一天他在阳台上站了好久,好久......

眺望远方的残阳如血。

感慨人生的无尽沧桑。

悲愤系统的不当人子。

如果当时有人递过来一支烟的话,那就更有感觉了。

然而没等来香烟,反而是一声差点让他耳聋的女高音。

“妈!!!云然因为分数太低要跳楼了!”

随后身体猛地被扑倒,脑袋磕到地上,痛的眼泪都流出来。

云依依整个人都压在他身上,还一边招手让客厅的云冉冉过来帮忙,一人控制住脚,一人压住手,分工明确。

云然气的面部扭曲,被紧贴在地上的英俊脸庞满是灰尘,哆哆嗦嗦地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:

“云!”

“依!”

“依!”

......

不得不说的是在云然10岁那年,世界发生了一件大事。

2010年1月1日。

为促进人类文明发展,全球各个国家领导人齐聚联合国,在长达七天的商讨后,一起签订《大统一协议》。

协议的终极目标是建立地球联邦,但众人都知道这在短期内不可能实现,所以其中两项子协议就显得非常重要。

1号子协议,又名《全球停战协议》,简单来讲就是从协议签订后,全球禁止出现任何形式的战争。

2号子协议,又名《艺术发展协议》,这一协议直接推动了蓝星各种艺术作品如同雨后春笋般出现,人类的精神境界不断提升,创新性思维带动了其余各个行业的快速发展。

生产力的解放让更多人选择追求艺术,成为艺术家是大部分人的梦想。

音乐、影视、绘画、文学等各个文化领域更是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......

“都2021年了,还1个月大学毕业,以后要做点什么好呢......”

云然在房间里伸了个懒腰,喃喃自语。

“要不开个咖啡馆吧,一边喝咖啡,一边玩游戏,抄几首歌卖点钱就能躺平了,美滋滋~”

【宿主,请不要这么没上进心,你这样会变成咸鱼的。】

云然翻了个白眼,嗤笑一声:

“呵,咸鱼怎么了,我是咸鱼我自豪!”

说起来也奇怪,自从完成新手任务后,系统便没有再次发布任务,大学四年除了偶尔说几句话刷个存在感,便再没有其他动作了。

“系统,这么久没见你发布新任务了,是不是对我那14年的非人生活感到愧疚?挺好的哈,继续保持。”

【提醒宿主,新的任务即将到来,请做好准备。】

“???”

妈的,我这乌鸦嘴......

云然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,这尼玛要再来14年还不得凉凉。

“系统,你开玩笑的吧,再来14年信不信我现在就跳楼给你看?”

【新手任务较为特殊,何况宿主选择的是传奇级难度。】

“大哥,我那时候在半昏迷好吧!!!”

【哦。】

“......”

云然突然觉得未来一片黑暗,他可不想成为什么劳什子艺术家,别人只看到艺术家表面上的风光,但实际上呢?

逛街被人追的跟狗一样,路上多看一眼漂亮女孩子第二天就得上新闻。

还得防着狗仔,这玩意能把你小时候送过几封情书都了解的一清二楚,虽然这辈子的自己没送过,但理是这个理。

正想再跟这垃圾系统扯几句的时候,门口却突然传来声音。

“哥,吃饭了......。”

一身白裙的云冉冉端着大西瓜在门口怯怯地看着他,一袭长发倾泻如墨,气质较之姐姐更显得温柔,恬静。

云然瞄了这个老六一眼,‘哼’的一声从妹妹面前走过,不过马上又停住脚步。

往后一转,伸手一捞,直接把云冉冉吃了一半的大西瓜抢过来。

‘咔滋咔滋’几口吃完,再把西瓜皮放回一脸呆滞的妹妹手里,又捏了一下她滑嫩的小琼鼻以示惩戒,这才施施然走开。

“妈~云然又欺负冉冉了。”

娇滴滴的声音从餐桌方向传来,云然不用抬头就知道是依依那丫头。

真不知道这对双胞胎性格差异怎么这么大......明明长相一样,却一个乖巧懂事,一个则跟小恶魔一样。

而且只在自己面前才露出恶魔本色,云依依在外头那妥妥的一个高冷美少女。

云然曾经猜想,这是因为老妈当时怀的是三胞胎,只是在养胎的时候因为吃了某种天材地宝,导致其中两胞胎合为一体,所以才出现云依依这种表里不一的样子。

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老妈时,老妈表示听不懂,但大受震撼,直接在大清早给他做了一道竹笋炒肉。

结果,那天云然是趴着睡觉的。

来到餐桌坐下,今天老妈给他们做的是杂酱面,虽然不如老爸做得好吃,但也算得上美味。

云然拿起筷子把面卷成一团后塞进嘴里,一边咀嚼,一边问道:

“依依,爸呢?”

坐在对面的云依依一边‘吸溜吸溜’抿着面条,一边面无表情地回答:“加班。”

随后似乎是想到什么,一口把嘴里的面条咬断,对着还在厨房忙碌的老妈就是一声大喊:

“妈~云然嫌你做的面不好吃,他说想吃爸做的。”

“吃你的面!”

老妈一如既往地暴躁。

云依依鼓着腮帮子‘哦’了一声,看着自家哥哥开心吃面的模样,气就不打一处来,踢掉拖鞋,伸出白嫩的脚丫,直接放在云然的腿上踹来踹去。

“吃饭呢,你恶不恶心......呕......好臭!”

云然捂住鼻子,眉头紧皱,一副被恶心到的模样。

“放屁!本仙女的脚这么香,云然你就是个钢铁直男,难怪没有女朋友!冉冉,你说是吧?”

“嗯嗯嗯。”

云冉冉已经习惯了这两人的打闹,低头只顾吃面。

“咔......”

厨房门打开。

两人瞬间正襟危坐,一副乖宝宝模样。

吃过午饭后,云然回到房里准备好好看会书,读了四年大学他玩了四年游戏,现在都快毕业了,教材还跟新的一样。

也亏得之前做新手任务时学的东西多,平时考试前几天突击一下,竟然还真没挂过科。

做新手任务时,各种乐理之类的相关知识学起来是最枯燥的,所以他那14年才过得痛不欲生。

......

没午睡,“学习”了一下午的云然被敲门声惊醒。

“谁啊?”

他一边懒洋洋的答道,一边拿下头上的游戏头盔。

不得不说,这个世界的游戏行业真是发达,竟然连传说中的游戏头盔都搞出来了。

虽然还需要手柄操控,但视效方面绝对不是垃圾显示屏能比的。

“又在玩游戏?”

门外的声音有点冷。

老妈?

云然一惊,麻溜的把头盔往柜子里一塞,摆正一下午都没翻过几页的教材,这才起身开门。

今天是周日,在家玩游戏也没事,但云然怕唠叨,尤其是老妈那如同和尚念经一样的声调。

“妈,我在看书呢,您今天又漂亮了!”

开门后,云然直接一记马屁奉上。

在门口的老妈翻了个白眼:“我信你个鬼,赶紧出来,有事情跟你们讲。”

说完直接转身离去,背影肃杀。

跟在母亲背后往客厅走去,云然有些疑惑......到底是什么事呢?

看老妈这么郑重其事的样子,难道是......

老爸出轨了?

不对,要真是这样的话,那他已经是单亲家庭了,每年清明节还得多上炷香。

那会是什么事呢......

云然突然想起上次老妈和他们几个孩子商量事情时,刚好是高考后报考大学志愿的前几天。

当时的家庭会议最终决定了仨孩子一起报考龙国大学艺术学院,原因呢......是方便老妈能照顾到他们,或者可以说是监管。

老妈是艺术学院的音乐系教授,听说学校当年准备任命她当系主任,不过被拒绝了。

理由是嫌累。

所以云然认为自己现在这种咸鱼般的心态绝对是跟老妈学的。

要知道在艺术为王的蓝星,什么金融、计算机行业都得靠边站,从事和艺术相关的工作才是最有前途的。

老妈作为音乐系教授已经在学术路线达到极致,如果能往行政路线上发展的话,肯定前途无量,但按她的话说:

“我管你们俩熊孩子都被气的不行,要再管一个系那还过不过日子了?”

想都不用想,俩孩子肯定指的是云然和云依依。

至于龙国大学是一所世界排名前十的综合性大学,有点类似地球燕京几所985名校的综合体。

其中的艺术学科排名虽然算不上顶级,但在国内,也是仅次于燕京艺术学院的存在。

云然来到客厅,发现自家老爸也坐在沙发上,有些奇怪的问道:

“老爸,你什么时候不吭不响的回来了?今天领导没让你这个小科员加班?”

他父亲叫云国安,50岁中年大叔,国字脸,头发乌黑发亮,却有点秃顶的趋势,一看就是那种整天劳心劳力的工作狂。

可老爸一直对外宣传是小公务员,云然对此深表怀疑,就那走路的姿势看起来就不简单,简直比领导还像领导。

有几次云然在门外偷听到他老爸打电话的声音,那说话语气简直和平时判若两人,充满了威严和上位者的气息。

哪里像现在这样一副笑呵呵的慈祥模样......上身西装,下身西裤,脚上穿着拖鞋,脚边放着垃圾桶,手上正忙着削苹果皮。

云依依手上削完皮的苹果一看就是他的杰作,这丫头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电视。

云冉冉就淑女多了,端坐在沙发的另一边,呆呆的看着老爸手中的苹果。

“你个臭小子,我都回来1个小时了也没见你出来,肯定又在玩游戏吧。”

云国安抬头瞪了一眼没着调的儿子,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停,自家宝贝闺女还等着吃呢。

平时上班太忙,周末也经常有事,明明几个孩子周末都回家,却很少有相见的机会,这让云国安很愧疚。

云依依在一旁嘟起小嘴,告状道:“爸,哥他不只玩游戏,昨天还放我鸽子,自己出去找女孩子,哼!”

听到这话的云国安有点诧异,自家儿子他是了解的,别看现在这副邋遢的模样,但打理干净后绝对是帅哥一枚。

按理说这种长相放外面绝对是桃花运不断,可云然大学四年别说女朋友了,连女性朋友都没几个,天天就知道抱着游戏头盔不离身。

要不是有一次趁这小子不在家,云国安偷偷在他电脑里找到某个隐藏文件夹的话,夫妻俩真要怀疑云然是个同性爱好者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云国安把手中削好皮的苹果递给云冉冉,然后抬头朝云然问道。

“是老妈......”

“是我叫他去的。”一旁的老妈接上话,“记得我以前资助的那几个学生吗?”

几人一愣,印象里是有这件事,不过时间隔的太久记忆有些模糊。

“其中有个女孩叫纪山山,噢,是大山的山。”

老妈陷入回忆中:“这孩子出生在一座南方的大山里,从小父母双亡,是她奶奶一手拉扯着长大。”

“艰难的读完高中后,虽然高考成绩优异,但以山山的家庭根本就无法负担高额的大学学费,我在偶然情况下得知这件事,便决定资助她。”

“可是当我提起要给她生活费的时候,山山却怎么也不肯收,无奈之下,我就只帮她交了大学学费。”

老妈说到这里,眼眶有些微红:“她在龙国大学的财经学院读书,我去找过她几次,你们知道她每天的伙食费是多少吗?”

“2块5!早上一碗5毛的粥,中午和晚上各一块钱的干饭,配菜是家里带来的咸菜,汤是食堂免费的紫菜蛋汤。”

“好几次我都想直接塞给她钱,但我不能这样做,她很自卑,自卑的让人心疼。”

“山山的奶奶老了,所以她还得赚钱寄回去,因为学业繁忙,便只能在学校兼职,我所能做的也就是帮她找个好一点的勤工俭学机会。”

老爸缓缓的走到老妈身边坐下,轻轻的握住她的手,不过并没有说话。

依依和冉冉的眼眶微红,云然也陷入了沉默,他并不知道这些,到现在为止两人也就见过两次面而已,双方当时还都戴着口罩。

一次是开学,一次是昨天。

“她和你们同一届毕业,凭借优异的成绩也和依依冉冉你们一样保研成功,昨天我让云然过去是让他帮人家拿东西到研究生宿舍。”

“财经学院的比较早放假,我怕这孩子退宿舍后没地方住,就提前联系校方帮忙安排。”

话音落下,老妈站起了身,一边往卫生间走去,一边讲道:“有点扯远了,我先去下卫生间。”

客厅陷入一片寂静。

云然的心头有点堵。

对于这种事。

熟视无睹不是他的风格。

想到老妈说纪山山很自卑。

云然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......

有时候。

人得需要变通。

众所周知。

软的不行。

就得来硬的......

这就跟见缝插针一样。

硬的才好插嘛。

继续阅读

相关推荐

书友评论

    没有数据
0